一入娃坑深似海

一个穷到吃土的娃妈😭

【毕侃】站弟今天不出图(下)

[已注销]:

感觉这个部分和站弟没啥关系了,这个部分又名《钓系爱豆》
微博晚一点修订之后会放全文
我要是知道这个速打能打那么久我当时就不会开
















—08—



李希侃跟着大部队合唱完,吃了饭之后已经接近午夜。洗完澡抓起手机一刷,自己超话里被顶得最高是今天在演唱会的一组照片。拍得,也就那样吧。


点开评论发现清一色的“小朋友这种场合你不可以去哦。”


什么鬼?


再一看,是那个小朋友开的站子。天呐自己这样真的不是误人子弟?抱着自己家祖宗三代都老老实实,清清白白,自己可不能毁了名声的心,李希侃点开了毕雯珺的微信。


saykan:璠璠哥哥啊,你可不能惯着孩子了。怎么还让他发上图了呢?


Biiiiii:那不是他发的。


saykan:你不要那么惯着孩子,包庇他不当行为可不行。你看那个图拍得那么差,肯定是小孩子拍的啊!


毕雯珺对着手机,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不是,这个事情不是这样的。自己一个学音乐的,不需要会拍照对不对?拍得不好也不怪他啊。必须解释一下。


saykan:哇,璠璠哥哥你是学音乐的啊,好厉害啊!你们是不是都自己写歌啥的?那个zhchxgdtdgvjng
saykan:不好意思按着手机了。


毕雯珺看着微信里莫名其妙的话一下笑了出来。笑得旁边的黄新淳心里毛毛的。好好的人说疯就疯,刚刚还嘲自己为情所困现在就跟这呵呵傻乐,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雯珺啊,我可跟你说,网恋不靠谱,校草不能恋爱。”黄新淳抱着枕头爬到床边,对着另一张床上的毕雯珺循循善诱。


毕雯珺心里一动,对啊,这么个误人子弟的偶像,可不能对他和颜悦色。于是坐起身来,一脸严肃的回对面消息。黄新淳看了看他,觉得这个表情似曾相识,后来一想,哦,新闻联播里都是同款严肃脸。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还是不好吃那种。









—09—


毕雯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始跟行程的,怎么自己就到了片场呢?


低头看了看微信聊天记录。


saykan:我在片场拍戏啦。
saykan:不过等了一天都没我的戏,新人嘛,没有办法。
saykan: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热爆炸了!


三句话,短短三句话。一个接受着高等教育的男大学生就这样逃了小班钢琴课出来给送应援?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那个站子真的是为李希侃开的呢?


毕雯珺正在片场门口天人交战,李希侃的助理已经过来了。助理面善,看到毕雯珺那么一个帅小伙儿更是觉得心情愉悦。带了他就往片场里面走,没有给他一点喘息的空间。


毕雯珺还没适应片场光线,就看到一个人扑过来。抢了他的袋子过去,然后就开始低头翻找。毕雯珺给吓个够呛,还没回过神就看到那个人搂着自己肩膀跟自己说,“谢谢你啊老毕,老毕你怎么那么好!”


李希侃在休息区等了快一天了,中间就过去拍了个半小时的群戏。他知道他是新人,该待着就该好好待着。但是真的好累啊,天气那么热,偏偏戏里还是冬天。搭的棚也没有很通风,李希侃在这里待了一天,又累又困。毕雯珺拿过来的绿豆沙、柠檬茶,明显救了狐狸一条命。


李希侃喝完柠檬茶、想用绿豆沙冰一冰脸。毕雯珺一个眼疾手快给他拦住了,他虽然不懂怎么拍戏,可谁都知道化妆麻烦。他这一冰脸,等会儿不知道又要化多久的妆。


李希侃被毕雯珺拦下来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差点酿成大错,自己果然是被热晕了。转过头拉着毕雯珺就是一阵诚恳感谢。


毕雯珺看李希侃拉着自己不住的说谢谢,脸上还有汗,整个人显得亮晶晶的,怪可爱的。那么看他也不是啥坏人啊,自己怎么就跟个小孩过不去呢?是自己狭隘了?


毕雯珺的自我检讨还没过去,他电话就响了。再一看,从自己家打过来的,那多半只有一个可能就。毕雯璠你又咋了?


旁边李希侃反应比他快多了,看到电话里显示“住家”就主动伸了手。


“是璠璠吗?要我跟他说两句吗?”


毕雯珺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特别不愿意让李希侃和弟弟通话。下意识就把李希侃伸过来的手拍开了,李希侃在原地愣了愣,站起来一边走一边跟他说,你接电话吧接电话吧。


弟弟没啥事,就是不知道跟哪听说李希侃年末有个拼盘演唱会。他想去,要毕雯珺给他安排一下。毕雯珺正心烦意乱,对弟弟也没什么好态度。只跟他约定了,他期末考能安排到全年级第一,那毕雯珺也给他安排演唱会门票。


挂了电话毕雯珺越想越觉得自己失礼,想折回去给李希侃道歉。结果还没踏进摄影棚的门,就撞上了李希侃的助理。


“我送你出去吧,希侃的戏到了,估计得到晚上。”











—10—


毕雯珺到学校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他索性在校外打包了肉夹馍和麻辣拌。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他一进店就觉得店里女同学看他眼神不对。


到了宿舍他才知道为啥眼神不对。


“老毕你今天小班课没去被老张头抓了啊。”黄新淳埋头泡面,连个眼神都没给毕雯珺。


“行吧,抓就抓了。”毕雯珺坐在座位上,把一次性筷子掰成两半。


“你这次被抓阵仗大了。老张非说你是去看女朋友了,还说年轻人的事儿他都懂,谁没年轻过?不是我说哈,他年轻时候能跟你比?”黄新淳转过身,面对毕雯珺开始了长篇演讲。


看毕雯珺一点反应没有,黄新淳继续开麦“完了这个消息迅速传遍全校。现在论坛里都是这类帖子。学校女生说要把今天给你一起吃饭那个人揪出来,把她做成麻辣拌!”黄新淳讲话的时候不自觉义愤填膺,气势汹汹,好像学校女生全是他妹妹。


“那成,你去自首吧。看她们会不会网开一面,把你做成肉夹馍。”毕雯珺夹了一筷子土豆,看了一眼黄新淳。


“不是,你真出去办事,没招小姑娘啊?”黄新淳对于自己从吃瓜看戏变成了瓜这件事一时难以接受,开始碎碎念。


毕雯珺倒是没理他,只顾着低头吃饭。心里一直堵堵的,说不上来哪里不痛快。手机屏幕一闪一闪,没打算放过他。


是李希侃的消息。


毕雯珺回头看了一下吃饱了正在逛论坛的黄新淳,决定还是拿出耳机听李希侃的留言。


“老毕对不起,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确实是我把小朋友带坏了。我今天不该抢你电话的。”


其实是我要说对不起。


“但是,嗯,不管你以后还会不会来看我。今天都特别特别谢谢你。之前的事也谢谢你。”


毕雯珺听完语音,心里更不是滋味。把沉迷论坛的黄新淳拔了起来,顾不上他耐不耐烦,就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你说你要是伤害了别人感情你会怎么做啊?”


黄新淳下意识回答道“从来只有我被人伤害感情的份儿好吗!”说完这句话,黄新淳才后知后觉的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你伤害哪个小姑娘感情了?来来来,跟哥说说。”


毕雯珺把手一挥,表示没有的事儿你别瞎猜。


黄新淳悻悻的转了身准备继续论坛生涯,在彻底不说话之前又送了毕雯珺一句醒世恒言“伤了就伤了呗,被你伤害感情的小姑娘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这个就特别重要?”











—11—


毕雯珺琢磨了好几天。觉得自己还是得给人道歉,不然说不过去。说走就走,他看了看课表今天只有一节钢琴小课。那就今天了,老张头拜拜。


助理把毕雯珺带进片场之后就去旁边收拾李希侃的东西了,毕雯珺只能自己找个地方坐下等李希侃拍完。今天的戏也是冬天的布景,毕雯珺看半天明白了。今天的戏是李希侃演的男二号在学生时代的冬天给女主角表白的一场戏。


李希侃穿着羽绒服在楼下点蜡烛,又笨拙又小心翼翼,确实是青涩少年告白的模样。毕雯珺刚想从业务能力上夸奖李希侃一句,就发现他的笨拙可能不是演出来的,应该是中暑了。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看到李希侃一头栽在地上,旁边是一堆点燃了的蜡烛。毕雯珺赶紧上前把人抱起来,问剧组的人医务室在哪?


男二号生病,剧组全部调度被打乱。副导演匆匆忙忙把人送来就赶回去了,助理也被护士拉着去缴费。毕雯珺看现在就剩自己和李希侃,觉得说不出哪里有点尴尬。偏偏这个时候李希侃还醒了,更尴尬了。


“璠璠哥哥啊,你怎么在这里?”


毕雯珺看他这个样子,本来要说的我来跟你道歉也被咽了回去。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啦,也是,总觉得我跟带坏小孩子一样。他是不是最近都没有好好学习了?那是应该我跟你说对不起。”


怎么生病了话还那么多?


“但是我又很羡慕璠璠,你看你什么事都护着他。我很小的时候就出来拍戏了,后来我妈觉得不行还是得上学,我才回学校正常上课。但是因为拍戏有了一点小名气,学校里女生就会比较关注我,那男同学就不乐意了啊。我就老被他们欺负,要是那个时候有人保护我就好了,唉。”李希侃还是没有太恢复过来,说话的时候还是有些虚弱。


毕雯珺一下保护欲上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就是一句“那以后我保护你啊!”


李希侃一下从病床上坐起来,两眼放光的说“是吗!?你说话算话啊,不许反悔听着没?”


“合着你骗我?”抚顺人没被人那么骗过,彻底懵逼了。


“哎呀,我头还是有点晕你快扶我躺下。”










—12—


毕雯珺言必出行必果,说了照顾李希侃就真的有空就去片场,有机会就给拍图。站弟为何不用上学日常出图成了饭圈一大迷案的同时,到底哪个小妖精勾引了他们校草也成了学校论坛的hot讨论内容。


而身为舆论中心旁边那一点的黄新淳,虽然论坛12级,依然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每当看到学姐学妹说要把和毕雯珺吃饭的人做成麻辣拌的时候,会看一眼旁边吃外卖的毕雯珺,再内心怜惜一下自己真可怜。


saykan:老毕老毕,我下个星期在你学校附近有场商演,你来看我吧!
Biiiii:啊,下周不行,下周我得回趟家。
saykan:啊,好吧,那你回家好好玩。
Biiiii:回家有什么好玩的我也会告诉你的。


黄新淳看毕雯珺饭吃一半低头发微信还笑得一脸荡漾,只想拍下来放在论坛上49小时轮播。大家看看吧,跟我没关系,不要把我做成肉夹馍!


毕雯珺回家第一件事就是问弟弟的成绩;弟弟看到他第一件事就是问他演唱会安排得如何。只能说是亲兄弟了,啥事儿都放在明面儿上说。


“反正就这么着吧,你拿不到第一我就不可能带你去看演唱会,你自己琢磨。”


弟弟听完这句话气鼓鼓的回了自己屋,拿出一本五三又开始孤军奋战。天好黑,他好冷,毕雯珺的心好狠。呜呜呜,狐狸哥哥救救我。


毕雯珺看小孩气鼓鼓写题的样子实在好笑,拿了手机拍了几个小视频给李希侃发了过去。那边没回,可能是忙着拍戏,毕雯珺也没当回事。


回家其实也没啥特别好玩的,但是毕雯珺这次却觉得什么都有意思,什么都想跟李希侃分享一下。学校门口的麻辣拌、家附近的糖葫芦、就连弟弟写题时候气鼓鼓的脸都好玩。


他知道李希侃可能忙着拍戏没法儿跟他聊天,但还是陆陆续续给他发了十几条微信。


等到了晚上,毕雯珺刚想给李希侃看看这边的烟火秀,就接到了李希侃打过来的电话。


“怎么突然打电话啊?你要和小崽子聊天儿吗?”
“不是,老毕我打这个电话找你的。”
“嗯,你有啥事儿找我?”
“我就是,嗯,我觉得自己这样一直打扰你生活不好。你看你回个家还得给我直播,都不能好好吃饭。就是,我很喜欢璠璠的,毕竟他那么听话,长得也可爱。所以不管有没有你,我都很喜欢璠璠,你不用这样的。”


毕雯珺万万没想到李希侃特意打电话过来是为了那么个事儿,尤其听到李希侃说不希望再打扰自己生活的时候,毕雯珺心里千百个小人在蹦跶,不是的不是的,我特别愿意被你打扰。


“那个,希侃,不是这样的。我一直联系你不是为了那个小崽子,就不能是因为我喜欢你吗?”
“行啊可以的!你话都那么说了,那你明天要来看我!说话算话哦!我想你了!”


毕雯珺挂了电话之后一直在想,到底哪里不太对啊?










尾声


弟弟最后还是没能看上那场拼盘演唱会,他只考了第二名,他和那个万年第一之间有壁。不过也有好的消息,狐狸哥哥过年前几天来他们家玩了。


他拉着狐狸哥哥想出去玩,想去雪地里撒点野,想去放炮仗。然后毕雯珺拿了三本寒假作业进来,告诉他你不写完别想出去玩。


弟弟觉得很委屈,趁哥哥不在去哥哥房间找狐狸哥哥哭诉。李希侃还是原来那个温柔的样子,摸着他的脑袋说,没关系,不理你哥,如果今天能把题写完了就奖励你出去放炮仗好不好?


弟弟美滋滋的点头,白了一眼毕雯珺,说你看还是狐狸哥哥疼我。


毕雯珺端着杯水无语凝噎,行吧,一家人都着了这个精明狐狸的道了,大家谁也别说谁。




End

评论

热度(906)